美文大全

当前位置: 比格美文 > 美文
  • 只听他话锋一转,眼中闪过一抹凌厉,语气透着咬牙切齿的味道,“因为只有这样,才能让我忘记对你的恨意!”这下,她懂了,明白过来的时候,嘴角不由泛起一抹自嘲的笑。她在嘲笑自己刚才心里涌出来的一点儿不切实际的幻想。自己负了他,骗了他,他又怎可能不恨?“对不起,宇葳。”她语气涩涩的道歉。“我说过,道歉就不必了,还有……不要叫我宇葳,我们没那么熟。”心头微颤了颤,之前那隐隐的痛感变得更加真实。不禁回想起曾经,他总是在床上一边用力的挞伐着她,一边在她喊出他名字的时候,在她耳边磁性地说“要叫我葳。”可现在,却连...

  • 我心头「咯噔」一下,强装镇定。「我不认识你,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」谢允被气笑了:「不认识我?」他突然抬手,按住我的轿辇:「公主说这话的时候,不心虚吗?」我攥紧了衣袖,有些不知所措。时宁「啪」一下拍开谢允的手:「你是谁,竟敢对我娘亲如此无礼!」奶声奶气,但气势十足。时叙也跟着附和:「娘亲流落民间多年,一朝回宫,定有无数人想攀高枝。「哼,想做我们的爹,得先过我们这关!」看着他俩护犊子的模样,我不禁泪流满面。时宁时叙,娘亲不能没有你们啊。时宁又气冲冲朝抬轿的太监和随行的侍卫吩咐:「我娘亲是公主,尊贵无比...

  • 第二天安澜醒了,她躺在床上有些分不清楚自己这是在哪里,她发了下愣,抱着被子在床上翻滚了两下……可是两下后她想到什么,猛然停住,紧接着人从床上跳了下来。小道士!她冲出房间,谁知保姆正进来唤她起床,安澜一把将迎面来的保姆给抓住,紧张的问:“昨天谁送我回来的?”她问出这句话时,同样刚出房门的周寅,回头看向突然从房间内冲出的安澜。保姆也没料到,安澜甚至着急到鞋子都没穿从房间内冲了出来。保姆回:“是周寅和司机去接的你。”“啊?”她心内的期待和幻想,像是气泡瞬间被戳破,身子泄气一般耷拉了下去。周寅正看着她,...

  • 而依依也终于有功夫看刘家给她准备的东西了,500斤的精米,800斤的碎米,500斤的富强粉,500斤的高粱米,600斤的玉米面,1000斤的红薯面,挂面100捆,粉条100斤,黄豆绿豆各100斤,红豆200斤,还有糯米50斤,还有100斤的红糖,20斤的白糖,100斤的菜籽油,还有各种罐头饼干糖果,布。还有一个木箱子,里面是10根大黄鱼,还有一块玉佩,外加一捆捆的钱,依依数了数,整整一万元。这份沉甸甸的心意,压得依依喘不过气去,有些想哭,她就真的趴在被窝里痛快的哭了一场,明天一早,她还是那个坚强...

  • 没有发鬓的遮挡,她的脸型完美呈现,依旧小巧玲珑。脸蛋很小巧,是标准的瓜子脸。冷冷的表情,却掩盖不住她精致的五官。皮肤雪白,肌肤吹弹可破。标准的南方佳人。若要用一句诗词形容,那便是冰肌自是生来瘦,那更分飞后。“你.你不要有非分之想。”孤男寡女共处在狭小的训练室,白若冰嘴上强硬,但却十分害羞。被一名男生盯着看这么久,她精致的脸蛋飘上一层红霞“干嘛一直盯着我,不知道一直盯着女孩子看,很不礼貌吗?”“因为你长得太好看了,所以多看了一会儿。”这句话让白若冰没法反驳。她忽然冷冷地说道,“这么熟练,平时没少哄...

  • 孟家大半夜找人。周寅显得尤为着急,她不见了,她去哪了,是不是又偷偷溜回家了,她不喜欢这,周寅脑海内只来来**闪现了这些。很快,他带着司机出门找。外面正是大雨,这场雨来的很突然,路上行人,纷纷在街道上奔跑着,周寅看着外面的天,人越发安静到了极点。司机见他又开始恢复以前的不言语,刚想说话。周寅拿出手机,在司机面前很冷静的拨了一通电话,不知道拨给了谁,只知道电话响了六声被人接听,里面传出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。周寅无比平静的开口:“您好,焦老师,我是周寅,安澜的哥哥。”“不好意思叨扰您,我想请问,您班上有...

  • “牛婶子进来。”龙云霆叫了牛婶子,自己则出去坐在外面。掀开车帘一进去,看到的就是头发松散的桑璃,扭着脖子,忙不迭的拉住她,扶正。“哎哟喂~我的**啊,你这头发,快坐正来,奴婢帮你拾到拾到。”又抓紧时间,在到宫门前,把桑璃收拾板正。“王爷,好了。”牛婶子掀帘出来,恭敬的向龙云霆禀示。龙云霆转身掀帘进去,怕桑璃紧张,于是开始和她斗嘴。“桑璃,你是睡神转世的么,一路上都在睡,口水都滴本王身上了”桑璃听完,脸赫的羞红了,“真的?”那实在是抱歉。实在是这个时辰正是好睡的时辰,我以往又不需要起这么早的。”“...

  • 她那么瘦,那么轻,抱在怀里竟然像是一片羽毛,让他似乎感受不到重量。齐北烨好看的眉不由皱了起来。是从什么时候开始,她变成了这样,他,怎么丝毫都没有察觉?“齐北烨,我妈妈早就已经不在了,你还想用什么威胁我?!我不会在上你的当了!我恨你,我恨不得自己永远没有认识你!”想到爸ɖʀ爸的入狱和病发,想到妈妈的惨死,程梦织只觉得自己已经濒临死亡的心再一次痛到让她无法呼吸。程梦织任凭齐北烨抱着自己往回走,眼睛紧紧闭着,不愿看这个男人。长长的睫毛却不停地颤抖着,泄露出她此时强行按捺着的悲愤和无奈。“恨我?你凭什么...

  • 第一章生日那天,我独自一人等到餐厅下班。叶林不出意外的失约了。其实他不是没时间,只是出现在了李可儿的朋友圈。突然间觉得,这也不再是不可接受的事情了。1这家餐厅还是叶林提前订的。上个月,李可儿生日,叶林带她去海边看日出。我愤怒地质问叶林,他反而责怪我多疑,说那是几个朋友一起去的,不单是他们两个。为此,我们冷战了半个月。昨天,叶林给我发了预定餐厅的截图。我知道,他这是在给我台阶下。每次我们争吵或冷战后,都是我主动打破僵局,先开口跟他说话。他则会在我们和好后,给我一个礼物或者关怀,稍微哄我一下,我就会...

  • 第一章生日那天,我独自一人等到餐厅下班。叶林不出意外的失约了。其实他不是没时间,只是出现在了李可儿的朋友圈。突然间觉得,这也不再是不可接受的事情了。1这家餐厅还是叶林提前订的。上个月,李可儿生日,叶林带她去海边看日出。我愤怒地质问叶林,他反而责怪我多疑,说那是几个朋友一起去的,不单是他们两个。为此,我们冷战了半个月。昨天,叶林给我发了预定餐厅的截图。我知道,他这是在给我台阶下。每次我们争吵或冷战后,都是我主动打破僵局,先开口跟他说话。他则会在我们和好后,给我一个礼物或者关怀,稍微哄我一下,我就会...

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末页